重庆哪有超度婴灵

重庆道公佬超度亡魂,耶稣的再次“复活”

【耶稣的再次“复活”】

李宗伦

俄罗斯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主席

编者按

赵全胜【海外看世界】主编:

我们很高兴地推出【俄罗斯人与东正教】系列文章(将分15次刊出)。正如李宗伦先生所指出:

“东正教在俄罗斯经历了1000多年的风雨历程,从至高无上的“国教”,到作为“人民的敌人”和帝国主义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再到现在“俄罗斯人民的道德标准和精神支柱”,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天上地下!”

这是久居莫斯科的宗伦先生继【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之后,再次为我们立下了一个标杆:研究国际关系,只看一个国家的政治、外交是不够的,还要考察其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以至于文化、宗教、历史等多个层面,这样才能真正“读懂”一个国家。

希望更多的海外、海归作者能够拿起笔来,和大家分享自己多年在海外的观察与经历!

耶稣的再次“复活”

“俄罗斯人与东正教”系列第八篇

李宗伦

俄罗斯莫斯科中俄文化交流中心主席、海看专栏作家

“耶稣复活了,他真的复活了!”这是托尔斯泰的小说“复活”的开篇之语,也是东正教复活节的清晨,俄罗斯人相互的问候和祝福语,更是苏联解体以后,耶稣在人民心中重新复活的写照。我曾问中国旅游者,你们到俄罗斯看到最多的是什么?所有的人都异口同声的回答—教堂!确实,自苏联解体以后,东正教强势回归,原来被封闭,或改作他用的教堂全部粉刷一新重新开放。但这仍然满足不了老百姓的需要,于是在许多重要的地方又新建了各种规模的教堂。

现在,莫斯科已经有近900个教堂服务于信众,但仍不能满足需要,新的教堂还在不断建设中。每建一座生活小区,一定要根据人口比例,像配套商店、学校、医院一样,必不可少的要建一座到两座教堂。

正在建设中的莫斯科生活区的教堂

据统计,现在俄罗斯境内的东正教信徒,大约有七千万,占俄罗斯总人口的一半。但即便不是信徒,绝大部分俄罗斯人也会按东正教的习惯来安排自己一生的大事。年轻人结婚一定要去教堂,完成戴结婚戒指和当着上帝的面相互亲吻并作出“我愿意”的承诺,没有上帝在场的的婚姻被认为是不“正式”的。

WEDDING

俄罗斯人在东正教堂举行婚礼

老人去世,不管生前信仰如何,下葬之前,由神父来超度灵魂是必不可少的。逝者额头上会戴着写着古俄语“符咒”的丝带,神父提着发烟的法器,香烟云雾在逝者身边缭绕,亲朋好友划着十字,无声的为往生者祈祷平安。尽管有些人一生坚信无神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甚至生前可能做过一些对神大不敬,对神父和信徒迫害的事,但在今天,东正教不但没有对他们清算,报复,反而是祈祷上帝饶恕并接纳了他们。我亲历了好几位老“布尔什维克”的葬礼,他们都是前苏联的高官,苏共党员,坚定的无神论者,一生坚信马列主义,但去世后,他们没有去向马克思报到,而是回到了上帝的怀抱。

俄罗斯人在东正教堂举行葬礼

在苏联时期,东正教的活动是受到很大限制的。因为无产阶级的“无神论”与东正教的“有神论”是水火不相容的。尤其是在“大清洗,大迫害”的30年代,东正教的活动更是被严令禁止和取缔。东正教被视为“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和“毒害人民的精神鸦片”而遭到全面的封杀。耶稣又一次被钉在十字架上。无数东正教的神父和教堂的神职人员作为“人民的敌人”惨遭迫害和杀戮,成了当代的“殉道者”。在俄罗斯的劳动改造营“古拉格”(ГУЛаг)里,有大批东正教的主教,神父,他们在极为恶劣的条件下,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忍耐着饥寒交迫的痛苦,许多人被折磨致死。大批的神职人员和修道士,被迫“还俗”,做工种地,孤苦终老。许多教堂的大钟被回炉溶化后制作武器,教堂里的金银财宝都被政府没收,还有许多去向不明。

苏联军人在抓捕东正教神父

有一部俄罗斯和法国合拍的电影叫“契卡”(Чекист),比较真实的呈现出当时苏联的“肃反”机关,未经任何的审判和调查,就以“传送带”的方式批量杀人的情景。这其中就有大量的东正教神父。影片中有一个镜头令我印象深刻,关在监狱里等待枪决的人群里,有一位东正教的老神父,他能为绝望的人们和自己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做临刑前最后的祷告。他高高举起胸前的十字架,面对惊慌失措,精神崩溃的人们,平静而缓和的说:“神之圣子,耶稣啊!兄弟姐妹们,让我们一同向主祈祷,为亡灵祈祷吧!”然后和大家一起平静地走向死亡。

苏联30年代的宣传画

面对当时苏联政府的“红色恐怖”,东正教的火种并没有熄灭。我有一个俄罗斯朋友,他奶奶家在农村。当时,俄罗斯每家每户都会有一个“红角”(Красныйугол)实际上应该翻译成“美丽的角落”,因为Крансый在俄语里兼有“红色”和“美丽的”,“美好的”双重意思。这也就是为什么“美丽的广场”“Красныйплощадь”被翻译成了“红场”的原因,因为“红色”是无产阶级革命的颜色。

苏维埃时期,原来供奉圣像的“美丽的角落”,真的变成了“红角”,因为那里只能摆放无产阶级领袖的像。于是朋友的奶奶就白天在“红角”摆列宁像,夜里在“美丽的角落”供奉圣母。还有一些乡村教堂的神父,把圣经,十字架和一些教堂里的宗教“法器”埋在地下或藏到森林里保存起来,以免被焚毁。

俄罗斯民宅里的“红角”

其实,在整个的‘苏维埃’时期,东正教在俄罗斯一直没有灭绝,只不过人们把宗教活动转入了“地下”和夜晚。信徒们默默祈祷耶稣基督在俄罗斯再次“复活”。在苏联时期,被摧残的东正教就像忽明忽暗的炭火星一样,等待着把它吹成燎原大火的一场飓风。这场风终于来了,1991年,苏联解体,东正教乘着这天翻地覆的社会变革迅速的恢复和发展起来。

苏联解体有一千条理由,一万个原因,但有一个因素是不可以忽视的,那就是千百年来,俄罗斯人对于东正教的信仰。因为对于基督的信仰,早已成为俄罗斯人的一种民族精神和俄罗斯文化传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从公元988年的“罗斯受洗”,经历了千余年的历史进程,俄罗斯民族的意识形态已基本“基督化”,虽然从191991年东正教历尽磨难,但是74年的时间不足以完全泯灭人民的信仰。所以,东正教成为促进苏联解体的意识形态基础和催化剂。

俄罗斯民宅里的“红角”

本文由海外看世界平台独家首发,文字仅代表作者观点

上一篇:重庆寺庙壁纸高清,汉中丧葬仪礼
下一篇:重庆寺庙斋饭,我怀孕了,得到了宝宝也的验证了一个幸福的家! 返回列表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